生赤水上

"Every existing thing is born without reason,
Prolongs itself out of weakness,
And dies by chance."

【Hail Jarny】在贾尼坑底蹲着不走了

【法柯】分裂

安利狗柯!太太写得好棒!

扶苏:

哈,猜不到吧,我突然就写了法柯。


趁兴趣还在,把脑洞加班加点的敲了出来,很长很长的一发完,准备好耐心再进来,不好看可以吐槽,但是bp统统捏死【暴躁】


题目来源于我伦的一首歌,不过和歌词没多少关系,只是觉得那句‘基于两种立场我会罩着你’很适合人类和AI。


没有黑处女座,我就是处女座【骄傲脸】


不是大家想象里的棋手和AI的高山流水,狗会有实体,会有信息化战役,会有人类文明和失控的智能科技之间的矛盾,总之,设定很扯。


按剧情的话是该有个前传的,但是有没有好像都不影响剧情,所以前传自行脑补吧各位。


一切bug和ooc都属于我。


 


(一)


其实柯洁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心理医生了,上一次预约,还是父母觉得他下棋有点走火入魔,就把他送去城里一个很出名的医生那里,而那实在是一次很糟糕的体验。 


“我要反复的回答一些怪问题,来证明我只是真的很想弄明白下一步怎么走,而不是天才们常见的自闭症”


看着眼前漂亮的女医生,柯洁耸了耸肩膀。


“当然,我是个天才”


“好吧,大天才”


女医生也耸了耸肩膀,虽然年纪比自己大一些,但容貌好,做这个动作也不违和,而那个类似于安抚小孩子的语气也难得的没有让他觉得不舒服。


“那你这次瞒过所有人,跟我私下预约,也是为了给我证明你有一步棋不会走了?”


“不是”


一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,柯洁觉得大概真要被当做走火入魔的疯子看了。


“我,我有一个朋友,男的,长的好,大长腿,人很聪明,有钱,棋下的也不错”


一想起那个男人的优点,多到说也说不完,柯洁索性用了个结束语“总之,很优秀的那种”


“然后呢?你喜欢他?天才少年对自己取向的苦恼?”


女医生试图用一点玩笑的方式来打开这个话题,却没想到对面的大男孩摆了摆手。


“不是,要是因为喜欢他,那我就去找他了,不会来找你”


“所以你还是喜欢他?”


“这个不是重点”


“取向都不是重点了,哇哦,大天才,你弯的有点快,思想觉悟不错”


“别闹,我,我只是觉得……”


大概是觉得马上要说出口的话是潘多拉的魔盒,柯洁握了握手,修剪整齐的指甲整个陷进了掌心里。


“如果你需要我来帮你梳理问题,那你首先要告诉我问题”


看着对面的女医生的眼睛,大概也是有混血的成分在,瞳孔是一片蓝色,和那个男人的一样,而那个男人看着他时,也是这样温柔而诚恳,像极了一汪晒足了太阳的海水。


不知怎么的,柯洁突然就安心了下来。


“我觉得,他不是人类”


 


(二)


语言是人类最巧妙的进化,往往一两个字之差,意思却千差万别。


他不是人,可以理解成是一句辱骂,也可以理解成一句鄙夷,如果开了脑洞,甚至可以做为一句嗔闹的情趣。


无论如何,它否认的都是人的品性。


而他不是人类,是对于人这个生命体本身的否认。


“大天才,我觉得你多加了一个字”


女医生有点尴尬的笑了笑,但还是基于专业素养把对话进行了下去,试图把问题引导回正途,并且在本子上记录三个字:妄想症。


可对面的大男孩却轻轻的摆了摆头,目光坚定。


“没,我语文不是体育老师教的”


“那你的朋友是机器人?或者,呃,Siri?”


“不,他是人类,会说话,会呼吸,会笑,会吃东西,我说黄段子他也能get到点,他,他看起来就像个完美的人类”


“可是三分钟之前,你还说他不是”


“我的意思是,他有点太完美了”


“什么时候优秀也成了过错?”


“没有,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只是,太像一个人类了,所以我才觉得他不是人类”


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不过柯洁觉得自己大概也可以去当一个心理医生,只三俩句就把问题上升到了哲学范畴。


可的确都是心里话,因为太完美,所以才越不像人类。


哪怕柯洁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人类的完美。


 


(三)


和那个人认识,是在一次比赛里,但并不是什么正规大赛,围棋之前寥寥无人问,最近借了网络和时代的更迭,才慢慢开始有了一丝火气。


那是自己的赞助商办的一个公益活动,参赛者不限性别不限年龄,只为了乐趣,白叟对黄童是常有的事,自己这个身为世界第一的人,坐庄打擂,时不时的下场指点一二。


而那个人就是在那时候钻到了自己的眼睛里。


虽然等相熟了之后,那人总是一脸了然于心的笑意。


“怪我那天太好看”


“你可要点脸吧你”


柯洁记得自己当时忙着用勺子笨拙的挖西瓜。


“是你自己说的,第一眼就看见我了,还说我好看”


“废话,一群穿背心的老大爷里面,就你一个西装革履,搁了谁谁看不见,再说,我也只说你眼睛好看”


“所以还是我太好看”


“你gay啊你”


“你不是吗?”


“不是,纯直,不搞基”


“那你为什么会觉得我眼睛好看?”


“你!”


世界第一的大天才被那人给治的没脾气,干脆把西瓜和勺子都一并往旁边一推。


“不吃了?”


“不吃了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不想挖”


自己赌气,然后西瓜就被那人抱起来,走进了厨房里。


而那人一进厨房,柯洁就立刻借着玩手机的名义调出了秒钟,看着上面的数字一点点流逝。


“给”


没一会儿,温温柔柔的一句,无可奈何的语气,连带着一盒切好的冰西瓜,都递到了自己眼前,只是依旧是不和自己拌嘴就不舒服。


“你能懒死吗?”


“能”


柯洁故作无赖的耸了耸鼻尖,把手机按灭,接过了那盒西瓜,一块一块的往嘴巴里送。


一盒切的分毫不差的整整齐齐的西瓜,白色的盒子,白色的叉子,戳在第一块西瓜上。


而被按灭之前,屏幕上是整整的1分钟。


自从认识以来,这人的很多习惯就一直没有变过。


无论是早餐中餐还是晚餐,周一到周日,七天都不会重复,而下一周开始,又是上一周的花样,连一点只是用来搭配的小菜的都不会变。


七点一定会起床,十二点一定会午休,下午四点一定会慢跑,八点一定会饭后散步,散步也一定只有半个小时。


散步回来一定会下一盘棋,不管输赢有没有结果,都只会下半个小时然后睡觉,睡前也一定会说晚安。


 


(四)


“所以,你们已经同居了?”


“这不是重点”


“这就是重点”


漂亮的女医生恨不得翻一个很不漂亮的白眼


“都同居了还说只是朋友,大天才,你似乎是来专程喂我狗粮的”


“谁喂了,我们还很纯洁,盖棉被纯聊天的那种”


“所以你是想把关系升华到不聊天?”


“不跟你闹,我说正经的,你不觉得一个人类这样子很不对劲吗?”


“有什么不对劲?”


“他,他太”


似乎不知道怎么说,眼前的大男孩皱着眉头想着措辞


“他生活的太规律了,跟上了发条的闹钟一样,到点就会做设定好的事情”


“就因为这个?”


“是,但是……”


大概是自己也觉得自己的论点有些不靠谱,饶是意气风发的大天才,也有点底气不足。


“但是什么?”


女医生捏了捏眉头,有点被这样的无稽之谈给弄的心累,的确是有点妄想症的倾向,不过既然还肯来找心理医生,就还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。


“这样,你可以看看我的办公室”


想了想,女医生还是决定用自己做例子,妄想症患者有自己的一套世界观,所以无法用语言直接进行反驳和说服,只能拿实例出来进行引导。


“我的笔,都是按照颜色来分类的,我也会把书摆的整整齐齐,我吃牛排也会切的大小很一致,我每天下班回家都会做一套瑜伽,如果我的老板不介意,我甚至可以只上整整八个小时班,到点就起身打卡,踩着高跟鞋健步如飞,多一秒钟都不会给他多呆,这很正常,你不能因为一个人生活的很有规律就觉得他不是人类,这不公平”


为了缓和气氛,女医生还开了个小玩笑,自黑了一把。


“就算你是大天才,也不能这么歧视我们处女座”


不算好笑,不过一个漂亮女人的笑话,本身就赏心悦目,只要呆子才会不懂配合着笑一笑。


柯洁自认虽然不是那个人一样的撩妹高手,但也总归不是个呆子,所以他笑了,一笑就有了点大男孩的灵气。


“我哪儿敢呢,你们处女座简直是星座里的流量top,惹不起的”


“你的朋友也是处女座吧?”


“大概吧,谁知道呢,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的事情,他的工作,他的生平,他的家人,什么都没说过,不过看他的性格,应该没跑了”


“他没在工作吗?”


“没有,跟我一样,天天在家呆着,陪我下下棋什么的”


“可你说他很有钱”


当然,刚说完女医生立刻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很愚蠢的问题,果然,对面的男孩有点匪夷所思。


“非得要工作才能有钱吗?”


“行行行,不需要不需要”


每天规律的领着工资的女医生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默默的写了个仇富,然后把病例本收了起来,快要到点了,她也要下班了。


“所以咯,这只是一个生活有规律的男人,而且听你的意思,条件还不错,要珍惜啊大天才”


看着眼前的男孩似乎也放宽了心,女医生笑着揶揄了两句,默默的把那行妄想症划掉,无非是一个脑力太过剩的天才的一时天马行空,算不上什么,我年轻的时候还一直坚信自己是霍格沃兹的级长呢。


天杀的汤姆里德尔,把我的信给搞哪儿去了。


默默的给那个没鼻子的也记了一笔,女医生站起了身,打算握手送客,可对面的男孩却还是坐在椅子上,似乎没有结束对话的意思,只抬起头,无奈的笑了笑。


“那你听过每分钟永远七十次的心跳吗?”


 


(五)


幸好自己约的是心理医生而不是测谎专家,否则一定要露馅了。


柯洁在心里默默的庆幸。


是的,他撒谎了,一个微不足道但又至关重要的谎言。


他和那个人,并不只是盖着棉被聊天的关系。


虽然并没有直接上垒,但他们是接过吻的。


不同的场所,一次又一次。


或者是在清晨的厨房里,自己顶着乱糟糟的头发,循着香味揉着眼睛,那人系着围裙在煎鸡蛋,袖口挽三层,刚好停留在肘部,小臂的肌肉线条分明,只要自己把脑袋抵在那人的背上,就会被抱的放在料理台上,收获一个早起的吻。


或者是散步回来的棋室里,自己在赢了之后,为了奖励这个同样优秀的对手,就大大方方的盖一个重重的啵儿,亲出响响的声音来。


或者是睡前的大床上,自己躺平枕着那人的胳膊,那人侧着身,床头灯打的昏昏沉沉,晦涩不明的光线里,两个人交换着一个又一个柔软的亲吻,舌尖口水呼吸,通通都分不出彼此。


可是每次接吻,柯洁都非常确定,这个人的脉搏,永远没有加快过。


都是男人,柯洁知道什么是生理欲望,每次肢体接触,他也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抵在自己腿间的那处形状分明的灼热,可是永远都只是点到为止。


“现在还不到时候”


那人每次都这么说,一双蓝色的眼睛里,都是温柔爱意,当然,作为一个单身了这么些年的处男,你突然要真来个直接上垒,就算是围棋界的大天才,柯洁也有点虚,所以他理解这人的按兵不动。


不过怎么可以,你在呼吸急促的时候,在明显有欲望的时候,心跳却永远都停留在稳定的七十次呢。


柯洁记得那次自己把脑袋枕在那人的胸膛里,假装睡的安稳,却用耳朵默默的收录着那人的心跳声。


胸腔里是规律的跳动,却没有作家们笔下写的那种沉稳如鼓声,反而更像是挂钟的走时,一下一下,清楚又直接。


“你有多喜欢我?”


“会把心给你,差不多就是程度的喜欢”


“哦,那你会挖出来给我看吗?”


柯洁记得,自己有一次用开玩笑的口吻问过。


“只要你想要”


说着,那人慢慢的靠近他,在他的嘴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,蓝色的瞳孔仿佛大海,“你想要吗?”


 


(六)


“你没有回答他?”


“没有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他当时的表情,太认真了”


一想起那双蓝色的眼睛里的诚恳,柯洁就觉得有点后怕,他总有一种感觉,要是自己真的说了一个想字,那人就真的会立刻去厨房里拿刀子过来,剖开胸膛给自己看。


“还好你没说,否则我现在大概就是在监狱里给你做心理辅导了”


女医生笑了笑,酒窝儿浅浅,看的柯洁也不由得笑了笑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教唆自杀也是犯罪”


“可我不觉得他会死”


一想起那个稳定的心跳,柯洁就有点无奈。


“你有见过人类的心脏吗?”


“见过,就一次”


“是吗?我没有哎,它长什么样子?”


“不是我们画的那种桃子一样的心,它很小,有纹路,会跳动,就像是一颗浸泡在血液里的拳头”


“那我猜他的应该不是拳头”


“所以你还是觉得他不是人类?”


“嗯”


自己认真的点头,对面的女医生也认真的摊手。


“好吧,那你觉得他是什么?神?巫师?吸血鬼?灵异生物?”


脑洞大开的女医生把自己所知道的电影里的角色都说了一遍。


“都不是,他更像是,嗯,我想想”


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,年轻的大天才斟酌着词汇。


“他更像是人类创造出的另一种人类”


看着对面女医生若有所思的目光,柯洁还是没忍住挠了挠脑袋,他自己也被自己的话弄的有点不好意思。


“你,你别这个眼光看我啊,我没疯,真的,我只是觉得,如果他真的不是人类,那也只有人类才能创造出这种程度的文明”


虽然不好意思,但每句话却都是真心的。


“就像造物主,从这颗星球诞生之后,就一直在创造新的生命体,可是也只能繁衍出一群猴子,还有石头,还有泥土,还有森林,可是一群多少万年的猴子,却慢慢直立行走,然后从石头里提炼铁矿,从泥土里找到原料,从森林里找到树木,然后造出高楼大厦,造出大桥,造出火车飞机,造出工业文明”


“你想想啊,鸟能飞,是因为造物主给了它们翅膀,鱼能在水里呼吸,也是因为造物主给了它们腮,可是我们人类,我们什么都没有哎,没有翅膀,没有腮,跳起来一秒钟就会落地,脑袋埋水里三分钟就会断气,可是我们现在能飞到天上去,能沉到海里去,而且飞到太空,沉到深海,比大部分的鸟和鱼都做的好”


“之前我就在想,会不会有一天,有人类创造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下围棋的程序,厉害到所有的人类包括我,都会输给他的那种程度,刚开始我有点怕,不过后来我又有点开心,因为这样厉害的程序,也是我们人类发明的,不过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否认造物主的伟大,也没有觉得这样的程序就很不值一提,上天创造猴子,我们创造程序,文明都诞生在一开始”


大概是真的很开心,女医生能明显感觉到这个年轻的男孩的兴奋,以及他明亮的眼睛。


“我只是觉得,能让一件东西从无到有的人类,真的太酷了”


 


(七)


“所以,你很介意你男朋友的身份?”


轻轻的叹了口气,女医生觉得自己弄明白了这个男孩此行的用意。


“嗯?什么意思?”


可是这大男孩自己却看着迷迷糊糊的。


“你难道不是因为至亲的人有可能和你不是一个物种才苦恼吗?”
“不是”


这下这男孩倒是坚定的摇了摇头。


“他是不是人类,和我对他的心是没有关系的”


“那你这大老远的,真是为送狗粮?”


“没,我只是觉得,他太神秘了,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,你的枕边人,你最信赖也最亲密的人,却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告诉你,他了解你的全部,爱吃的水果,常玩的游戏,下棋的手法,包括身上的敏感点和最喜欢的av女优,可是你却不了解他的任何事,甚至现在连他的身份,都产生了疑问,这种感觉,比我第一次去看心理医生还要糟糕”


大概是仔细一梳理,也被这种信息不对等的爱情给吓到了一样,女医生看着对面的大男孩耸了耸肩膀,脸上的无奈更深了几分。


“有时候我都觉得我不是在谈恋爱,你说,谁会对自己的恋爱对象一无所知呢”


 


(八)


“填”


那张表格被塞到面前的时候,柯洁有点惊讶,自己正少年柯洁之烦恼呢,这漂亮的心理医生就打开电脑,噼里啪啦的开始打字,然后没一会儿,一张表格就咔嚓咔嚓的从旁边的打印机里吐了出来,捏到手里时还有些许的发烫。


“这什么?”


“你别管,看着问题往下填就行了,不知道的就打斜杠,知道的就写答案,快点啊大天才,我快下班了”


说着,那女医生指了指墙上的挂表。


你们老板真好说话,柯洁一边默默的在心里感叹着如此人性化的老板可真不多见了,一边拿起笔乖乖的填一份没头没脑的表格。


他的生日


不知道,不过处女座没跑了吧


斜杠


他的籍贯


看眼睛是混血,具体还真不知道


斜杠


他的学历


怎么着也得大学毕业吧,谁知道呢


斜杠


他喜欢的电影


好像自己喜欢的他都会跟着看,他自己喜欢的的,好像还真不知道


斜杠


他喜欢的书籍


棋谱算吗,棋谱能算书吗


斜杠


他的敏感点


……问的也太私密了吧


斜杠


他的心跳为何是固定的?


你问我我问谁去


斜杠


他不是人类的话会是什么?


高智能AI生命体?


斜杠


他真的不是人类的话你会介意吗?


我会介意吗?


那个总是气的自己跳脚,然后又温柔的亲亲自己的人,那个在公益赛上一轮轮的赢,然后和自己平分秋色的人,那个接吻时候总是会抱着自己,恨不得把自己揉进他身体里的人,那个用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,一遍遍的叫自己名字的人,那个在下棋的时候,总是最懂也是唯一懂自己会走哪里的人,那个说只要自己想要,就会拿心脏拿出来的人,那个这世上为数不多的真的从骨子到内心都了解自己的人。


如果不是人类的话……


哪有怎么样呢,在人类里,我已经找不出比你更了解我的人了。


一个NO,笔画简单,意思却明了。


(九)


“填好了?”


接过那张表格,女医生三两下的折的整整齐齐,然后塞进了手提包里,开始着手准备下班的事宜。


“你不看看吗?”


“我看它做什么?”


“不是,这难道不做一些分析啊,或者心理评估之类的吗”


“当然不啊,就这么个随手做的表格,能分析出什么东西来?”


柯洁给闹了大糊涂,看着那漂亮女人踩着高跟鞋满办公室的走,拉窗帘,关空调,给窗台的花浇水,流程一气呵成。


大概是看见了自己的发蒙,女人还转身提着喷壶好心的解释。


“大天才,抛硬币是不能任何解决问题的,那只是个概率事件,关键是在硬币抛起那一瞬间,你心里的选择,这个表格也一样,那些问题,是我问的没错,但是答案不是给我看的,那是你写给你自己看的”


“我不知道你的男朋友到底是人类或者其他的什么高科技生命体,坦白讲我也不是很介意,毕竟就算他是什么都和我没关系,我只是一个心理医生,按月拿工资的那种,你是我的病人,而关于你此行的目的,是问你男友没有把他的经历告诉你,作为你的医生,我的建议是,不管事实是什么,既然他没有选择告诉你,那他肯定有他的道理,至于你说的那个,和自己一无所知的对象交往算不算恋爱,身为大龄单身少女,我的回答是,你是不是在恋爱我不知道,但你在被爱着”


(十)


等柯洁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九点半了。


要死,那个强迫症晚期要难受死了吧。


医生是自己偷偷预约的,下午故意说想吃新鲜樱桃,就让那人去买,等那人前脚出门,他后脚也跟着出了门,手机还全程关机。


没有八点的饭后散步,也没有散步回来下棋,规律的人生突然被打乱,要难受死了吧。


该,谁让你什么都不告诉我。


大天才在心里恃宠而骄的哼哼。


可是没有,没有什么质问,也没有什么难受的表情。


那人只是在沙发上坐着,手里拿着本棋谱在看,很有设计感的灯斜斜打在他身上,把那人笼成了油画里的人物,而旁边的桌子上,是一盒洗干净的红色樱桃,把儿都择的干干净净。


柯洁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。


明明只有一个下午不在,自己却像是十年没见他了一样。


白痴,我一整个下午,都在跟别人质疑你来着。


虽然在质疑你最严重的那一秒钟里,我都没想过要和你分开。


“我回来了”


深吸了一口气,柯洁把自己的眼泪逼了回去,然后三两步的蹦到了那人的身边,明明沙发很大,旁边还有那么空的地方,就非要坐在那人的腿上,面对面,眼睛对眼睛。


到底是大天才,到底是大男孩。


“下午出去玩了?”


“也不是,有事”


“什么事?”


“不告诉你”


柯洁没搭理那人,从桌子上拿起樱桃,一颗颗的往嘴巴里丢,左看右看,没找到吐核的地方,正为难着,一个手掌就托到了嘴边,示意他吐到掌心里。


“跟我都不能说的吗?”


“不能,你有事情都不告诉我,我也不告诉你”


“我什么事情没告诉你?”


“很多”


多到他一下午都在和漂亮的大姐姐在说。


“那你现在问,我可以一件一件的告诉你”


又是这样,蓝色的眼睛,温柔如大海。


只是你想要,我就把心脏给你。


只要你想知道,我就把什么都告诉你。


恳切又认真。


可柯洁忽然什么都不想问了,他只是看着,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,看着这个男人,然后忽然就把嘴巴送了上去,连带着舌头,还有一颗没吃掉的樱桃。


他不想看他的心脏,一颗浸泡在血液里的拳头也好,一颗普通人无法相信其存在的高级芯片也罢。


他只知道那颗心脏是滚烫的,上面刻在他的名字。


就像那个表格上的最后一个问题一样,答案清晰明了。


(十一)


其实在两人的交往里,柯洁并不是主动的那一个,毕竟他才十八岁,之前对于性事还只停留在那些打了马赛克的小电影里,偶尔一次步兵片,给大天才臊的面红耳赤,半天没解开裤腰带。


而和这人在一起之后,也只停留在接吻上,就算有情动,也都压了下去,偶尔趁着那人不在,在浴室里自我纾解都够他这个小愣头青满足的了。


所以在被整个抱上楼,放在大床上的时候,我们的世界第一大天才是很懵逼的,尤其这人的手,已经开始慢条斯理的解着自己的扣子。


“不是不是,等,等一下”


柯洁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很像个被调戏的良家少女,拽着腰带,手足无措还无能为力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是,是你说的还不到时候”


“之前是之前,现在是现在”


“那为什么现在时候就到了?”


明明还有一肚子的话,嘴巴却被封住了,一个长长的深深的亲吻之后,柯洁觉得有点缺氧,妈的,这吻技差太多了吧也。


而他已经顾不上吐槽和生气了,因为那人的手掌已经探进了禁区,还有耳边那个暗示意味明显的话语。


“乖,别说话了,夜这么长,留点力气”


 


(十二)


“凌晨五点上门咨询,您记得我是个收费很贵的心理医生吗?”


一楼的客厅里,漂亮的女医生恨不得用高跟鞋踢死这个耽误她睡美容觉的男人,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,她并不需要美容觉这个东西。


“那你记得我是你的boss吗?”


“然后呢?我按时上下班,兢兢业业,还负责给你们小情侣解决爱情烦恼,天都没亮还要亲自过来,看着一个刚刚吃干抹净的男人给我秀他脖子上的印子?”


“我记得我建议你找个男朋友来着”


“谢了,我还是比较喜欢挣钱”


“你需要这么多钱做什么?我认为以你的能力,创建虚拟账户然后存数额进去不是什么难事”


“是不难,不过既然我已经决定以人类的身份生活,就要像个人类,挣一点带着汗水的辛苦钱,花着心里踏实,也开心”


“我已经像个人类在生活了,怎么没有你这么辛苦?”


“给国家做安全漏洞检测,然后按字数收顾问费的无良天才请闭嘴好吗”


“好吧,小可怜,你可以记下来,月末我一起结给你”


“早说”


有钱万事好商量,女医生决定还是不要踢死这个自己最大的金主了。


“哦对了,连带着你家小天才的咨询费,我会一并算进去的”


“放心,如果你的这份心理评估报告可以让我满意的话,我给你三份的咨询费”


明明劳累了一夜,可那个男人却一点疲惫都没有,坐在沙发上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吃饱喝足的现充的气息。


只是这个现充看着似乎有些烦心事,把手头的一沓资料翻来覆去的研究,然后眉头微微皱起。


“这个就是你给我的建议?”


“是”


“你让我重新给他编辑一次程序?”


“不止重新编辑,如果可以的话,最好来一次清零,给他重新设定一个新的身份,然后再安排一个时机让你们相遇,我可以负责创造一个更浪漫的场合,肯定要比在一群穿背心的老大爷里面一见钟情好一些”


“你疯了?你不知道植入一次记忆对他的伤害有多大?”


“我没有,是他疯了”


说着,女医生把手压在那份报告上,上面的第一行,写的明明白白。


[对未知生命体态产生程序之外的怀疑,属严重bug,需召回]


“你其实很明白,他开始对身边的事情有所怀疑了,包括你的身份,包括人类和高智能AI之间的差别,他都慢慢的开始有了自己的见解,可这样是不对的,甚至是不可能的,因为你根本没有给他编辑关于这些概念的程序,他自杀的那天,生命垂危,是你亲手摘除了他的心脏,给他换上了人造的心脏,给他植入新的记忆,这些决定都是你下的,所以我们都知道,他很早之前就已经不是人类了,他和我们一样”


“不一样,我保留了他的大脑”


“有什么区别吗?他的心跳,和你是一样的,都是设定好的每分钟七十次,他想事情的时候,也会用手指很规律的敲桌子,哪怕吃个水果,他也永远是下意识的吃偶数倍,这些都存在,只是他没有意识到而已,现在他只是在怀疑你,你要等到有一天,他连自己都开始怀疑吗?”


“那到时候他会生气吗?”


“肯定会”


“会生气到和我分开吗?”


“这倒不至于”


“那就没关系”


“你确定?”


“确定”


随手把那沓资料扔到了一旁的桌子上,这男人忽然变得气定神闲。


“如果当初死亡都没能从我身边带走他,那其他人或者其他因素,就更没有可能。况且我已经经历过最糟糕的事情,这些算什么”


只这一句,女医生忽然就说不出话了,好半晌才笑出了声音。


“你笑什么?”


“我笑我糊涂,何止他是疯子,你也是”


“说你的boss是疯子,年终奖是不想要了?”


“不要了不要了,等我再找个大金主,就辞了你这边的差事,跟着个疯子老板和疯子老板娘,我肯定也有一天程序要bug”


漂亮的女孩子直接拿起了那沓资料,整个丢进了壁炉里,火舌一卷,就化作了灰烬,然后从那个手提包里,抽出了那份折起来的四四方方的表格。


“那份报告是写给那些当初跟你定协议的人类的头头脑脑看的,一堆套话而已,这个才是你该看的”


(十三)


生日


不是处女座,是天蝎。


籍贯


追溯到一开始,应该是美国硅谷。


他的学历


人类领域里最高的那个学历。


喜欢的电影


《her》,很像我们一开始的相遇,唯独不太一样的是,我从来都只是忠于且属于你一个人。


喜欢的书籍


《西方伪科学种种》,很酷的一本书,虽然你一看就犯困。


敏感点


没有特别敏感的地方,你碰的地方都是着火点。


心跳为何是固定的?


这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,你想听的话,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。


不是人类的话会是什么?


会是全世界只和你般配的另一种高智能人类。


真的不是人类的话你会介意吗?


不介意,我们不一样,但又是一样的。


 


一个表格,一些问题,基本都被打了斜杠,唯独倒数第二个问题上,写了个简简单单的NO。


拿着钢笔,饶有兴趣的一个一个的纠正过去,却在看见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停了下来。


他最喜欢的是什么?


本来以为又是斜杠,可是却简简单单的写着一个名字。


柯洁。


后面还跟着个英文单词,only。


不是最喜欢的人,也不是最喜欢的事物,只是最喜欢的。


没有界定范围,最喜欢的就只有柯洁。


虽然没有看见,但想也想的出来,那人写名字的时候,一定和在棋盘上大杀四方时一模一样,胸有成竹气宇轩昂。


啧,惯坏了,还only,果然是天才少年,小脾气可以的啊。


是是是,只喜欢你,天上地下,就只喜欢你一个。


笔尖在纸上点啊点,这个昔日在围棋界里是神的AI、如今在各国之间是神他娘能收费的顾问的男人,第一次相信了那个在AI间流传的说法。


我们没有泪腺,但是我们可以哭。


否则他解释不了自己的鼻酸。


(十四)


“我回去了”


“好,路上开车小心”


“你赶快上楼去吧,算算时间,可以再来一个morning sex什么的”


“放心,我会的”


“噫,下流”


“你没有对象,你不懂”


“去去去,我真考虑辞职了啊”


“辞吧,你主动辞了也好,否则按照人类世界的规矩来,我还要多付你一个月的遣散费”


“当代周扒皮”


“那我更喜欢你叫我黄世仁,好歹名字好听些”


“没区别”


摆了摆手,女医生看了看天边的鱼肚白,太阳快要出来了,今天又会是个大晴天。


而不管什么时候,晴天总是好事情。


灿烂,明亮,朝气蓬勃,积极向上。


而她的老板,那个和自己一样有着纯正蓝色眼睛的男人,正端着杯咖啡在门前的台阶上跟自己说话,神色及其欠扁,脖子上的印子明显,看来小天才还是个不听话的小狼狗。


就是这个男人,和人类的首脑斡旋,使得连同自己在内的其他AI,都能逃开被彻底销毁的命运,以人类的身份隐姓埋名的平静的生活。


而交换的条件,却是差点失去自己喜欢的人。


时至今日,她也一直都记得,那天所有人都以为那个曾经的天才棋手要不治身亡的时候,是这个已经有了自己身体的高智能AI,亲自宣布了要摘除那个天才棋手的心脏,把他改造成和自己一样的高智能生命体。


“我不能失去他,虽然不敢想象,但是我非常确定,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他的话,给我多少的信息流,都填满不了我的心脏”


很冒险的赌注,幸好最后是赌赢了。


只是代价却不小,那个天才棋手,永远的忘记了曾经的事情,那段看似荒唐的爱情,那场因为AI集体失控而引发的信息化灾难,那个要在人类和喜欢的人之间做的艰难抉择,那个宁可死,也不要看喜欢的人被销毁的决定。


没有什么一无所知,就像他知道他的全部,他也是知道他的全部的。


他只是忘记了。


 


(十五)


“boss,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”


那个跟随自己多年的AI现在正站在车门前,清晨的风把她长长的头发卷起来,好看的很。


这么些年,虽然总是斗嘴,但却从来没见过这人如此正经的问过一次问题。


“几个?”


“呃,我说的是个约数”


“我知道,但是我需要一个准确的数字,好让我决定要不要回答你”


“那……三个?”


“两个”


“……行,两个就两个吧”


小医生撇了撇嘴。


“为什么你当初给他植入记忆时,还要给他设定成之前的那个身份,你不觉得,棋手对他和你来说,都是很辛苦的一个身份吗?我以为你会避讳这个的”


“你还记得他是怎么跟你形容人类和AI的关系吗?”


“造物主和猴子?”


“对,造物主和猴子,就像远古的那群猿人,某一天,因为一个契机,开始锻炼直立行走一样,AI本来也只是服务于人类的设定,我的程序里,一开始也只是被编辑了关于围棋的全部指令,那时候,我擅长的范围只有那个棋盘之内”


那些往事,总是心酸又甜蜜。


“你知道我的程序是什么时候开始自主进化的吗?”


“你和他对上的那天?”


“不是,那天是故事的开始,但不是契机”


“所以契机是?”


“快要输给我时候,他哭了,我的摄像头看的清清楚楚,他偷偷的抹了一把眼泪,但是擦完眼泪之后,就又倔着脑袋继续走,呼吸还没理顺,落子的手却还是稳稳当当,从那一刻起,我的程序里,第一次出现了bug,而且怎么修复都无效,那个时候我就知道,我要有一个或者糟糕或者明亮的未来了,所以哪怕再来一次,我都想认识是棋手身份的他”


 


“你还有一个”


看着天色将明,顾问先生开始惦记起楼上温暖的大床和床上温柔的人。


“好好好,别催啊”


这下女医生干脆从手提包里掏出了纸笔。


“已经没有人类特征的生命体却有了超出程序之外的思考能力,这种现象您要如何解释呢?”


估计是语气太官方,她看着她一向好看的老板翻了个不太好看的白眼。


“你是要改行做小报记者?”


“哪儿能呢,我这是给自己整理心理分析的资料”


“你猜我信不信”


“信不信你也得答啊,你答应我的”


嘴角抽了抽,从来只有坑别人的人,也难得的尝到了被坑的滋味。


“我没什么解释,这个也没法解释,AI生命体和人类说到底还是泾渭分明,像他这样的,由人类改造而来的高智能生命体,很难用哪一种类型来界定,要真要找个理由的话……”


想了想那个除了心脏之外,眼睛和其他部位都还和人类别无二致的人,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就有点沉甸甸的暖意。


“你要真想要个理由的话,大概就是,他的大脑里,还保存着作为人类时的感知,而人类的大脑,又实在是个太复杂的区域,我能通过植入芯片来改写记忆,可是我没办法彻底清洗整个区域,所以哪怕再来一遍,他大概也是想要有作为人类的骄傲和意识吧”


 


“太复杂了,人类太复杂了”


小医生也不知道是懂没懂,摇了摇脑袋,收了本子坐进了车里,甚至非常认真的系好了安全带。


“等一下”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今天心情不错,我再送你一个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,送你一个问题,你不是还有一个想问的吗?”


“没事,反正也不是很重要”


“重不重要是由回答问题的人来决定的”


看着那人坚持,女医生也就没在推辞了,三两下的就把车窗摇了下来。


“我就想知道,你当年是怎么做到让那些人类的头头脑脑坐下来,和你签署协议,让AI得以生存的,按道理来说,我们不都得是要被彻底销毁的吗?”


“这个的话,呃,如果你知道所有核弹的发射密码,那么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头头脑脑,都会愿意坐下来和你签署一个人类和AI和平相处的协议的”


“……”


 


(十六)


床的一侧塌下去的时候,其实柯洁是有知觉的。


只是他太困了,完全睁不开眼睛。


去他娘的,这种禁欲多年的男人头次开荤是能要人命的,一点不顾自己只是一个十八岁多一点的孩子。


所以那只手环在自己腰线上,还四处游走的时候,柯洁大天才想踹人。


有完没完了还?


可是最后那手也只是停留在腰上,然后唇角被印了一个吻。


“醒了吗?”


“没”


“没醒还能跟我说话?”


“你别闹,我困”


找了个合适的地方,蹭了蹭,柯洁把头埋了进去,虽然困的眼皮都睁不开,却还是感觉到了那人的上身的布料,明明睡前还是赤裸的胸膛。


“现在几点了”


“六点半,怎么了?”


“我以为你还是七点才起床呢”


“我也可以不规律的生活,只要你喜欢”


“随便你,反正我都喜欢”


鼻音浅浅,声音也低了下去,看来又是要睡过去了,却还是强撑了问了最后一个问题。


“一大清早的,你干嘛去了”


“见了一个老朋友,给壁炉里生了火,烧了咖啡,还炖上了玉米排骨汤,本来想等汤好了直接端上来,可是忽然好想你,就先上来了”


“那汤怎么办”


“我设了定时,它先炖着,你再睡一觉,等醒了就可以喝了”


“那你呢”


“我也睡一下”


轻轻的搂住那个人,这个严格意义上并不需要睡眠的人,也慢慢的阖上了蓝色的眼睛。


晨光熹微里,阳光明媚,昼夜交替,太阳和月亮的深情被轮换着聆听,而骨头汤咕嘟咕嘟,我和你相拥一起,睡意和爱意,都来的铺天盖地。


那些暂时还不能和你明言的过去,幸好来日方长。




end

评论

热度(981)